首 页 >> 另类乡土 >> 一路高升
第305章 底线不可碰
作者:锦猪
 袁红梅走后的第三天上午,潘亚东一早就接到了泯州市府办的电话,然后急急忙忙地上车直奔泯州而去。有人注意到潘市长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回来,并且一脸的丧气之色,仿佛家里面死了人一般。

据曾若涵的消息,当天是市长王吉庆召见他,可一直到十点多钟的时候,才让他进了办公室,并且隐隐从紧闭的门后传来呵斥之声,大家不禁为泾都市长充满了担心之意。

县长潘亚东回到泾都以后,特意找朱立诚交流了一番,大概的意思有两个,一是继续深入开展教育附加费的整治工作,以防明年开学的时出现回潮;二是临近年底,一定要加强对教育乱收费的督查和监管工作,防止有人以为风声过了,再生事端。

朱立诚听后点了点头,心里虽然很是疑惑,但表面上还是很客气地感谢潘亚东对自己工作的支持,并表示一定会强化这方面的工作。

朱立诚本以为这事基本就到此为止了,谁知一周以后,省电视台教育频道居然播放了泯州市台制作的节目《教育附加费的“变身”》。

一时之间,泾都市整治教育乱收费的举措,在全省引起了广泛关注。有小道消息说,淮江省的省委书记陈元熙都表态要把这项工作认真抓起来,实实在在地减轻老百姓负担,让她们的孩子能上得起学。

进入十二月份以后,朱立诚陆陆续续地接待十多批来自省内各个县市的考察团、学习团,他们都是冲着泾都如何整治教育乱收费来的。

虽然让人觉得疲于应付,但是兄弟县市的同志们这么热情,自然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道理,朱立诚只有热情地做好各项接待工作。

这一轮忙下来,朱立诚真是累得不行,甚至比当初开始整治教育乱收费的时候还要累,整天开会、交流、接待、喝酒,不累才怪,每次还都要吃好喝足,不身在其中,是绝对无法体会其中之难的。

朱立诚在这当中特意去了泯州一趟,向李志浩汇报了当前的情况,说实话,他心里有点没底,这样的炒作,对自己来说,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。

李志浩听了他的担心过后,笑了笑说道:“这个利大还是弊大,我一下子还真无法回答你,我只能说这是一把双刃剑,用好了自然是利大,反之,则肯定是弊大。就拿眼前的情况来说,政府这边还缺一个常委,潘亚东虽然虎视眈眈的,但苏运杰就是不松口。据我的观察,老苏应该是想让这个常委名额发挥出最大的效益,这对你来说,是一件好事。”

略作停顿之后,李志浩继续说道:“你应该还记得我在离开泾都之前,和你说过的关于为官之道的问题吧,为官的精髓在于利益,如何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,这是关键,也是终极目标。在此过程中,我们不排除交换、让步,甚至是妥协,这些都是策略,不是太在乎一时的得失,要着眼于长远。苏运杰和潘亚东都在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那么在这过程中,你一定要好好把握,也要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。”

朱立诚听了李志浩的话后,有茅塞顿开之感,今天这趟泯州确实不虚此行,但是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听谭艳芸说过有关潘亚东的事情以后,朱立诚就断了和他合作的念头。为了实现利益,可以互相交换、让步、甚至妥协,这话没错,但朱立诚觉得这得有个前提,就是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。如果触及了底线,那就是你死我活的问题了,自然不会再存在利益最大化的问题了。

潘亚东对谭艳芸的举动,无疑触动了朱立诚身上的逆鳞,他本来就觉得对这个女人有愧疚,对方居然还想动歪心思,那么带来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。

卫生局的药品价格整治工作,暂时还处于宣传发动当中,朱立诚重新作了一番思考以后,觉得目前的时机并不是太适合的。

眼看春节就要临近了,大家工作状态自然不会太好,这时候去启动这项工作的话,效果可想而知,所以当吕远才来请示的时候,朱立诚让他不要着急,暂时不采取措施,把工作组的人都撒出去,了解第一手的资料,等节后再采取相应的措施。

吕远才听了以后,觉得很有道理,他从中感受到了朱立诚整治药品价格的决心,也不由得蠢蠢欲动起来。这段时间市里关于整治教育乱收费的新闻,他可是没少听说,教育局长胡一旻为此受到了泯州市教育局的表彰。

吕远才憧憬着来年的时候,是不是也该轮到自己了。不管怎么说,他感觉到跟在这个主管市长后面,只要认真干好本职工作,政绩什么的,一定少不了的。

他之所以如此确信,是因为现在泾都官场都在流传朱立诚的来头很大,说他的女朋友是燕京的大家族里出来的。试想一下,跟在这样的领导后面干工作,你还愁没有政绩可捞吗?

吕远才甚至觉得一把手局长的位置正在向自己招手,至于说现在正坐在上面的陈燃该何去何从,则不是他所关心的了。

看着愈来愈临近的年关,朱立诚的心里更是思念一个人——欧阳慕青。他通过多方打听,都没有得到任何与她相关的哪怕一点信息,仿佛这个人一下子从地球上面消失了一般。他曾不止一次地在夜深人静之时,来到红光小区的401室,期待着欧阳慕青突然一下子回来了,然后这一切注定只能是他的梦想。

朱立诚知道欧阳慕青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了,她是不想给他惹麻烦,怕由于她的存在影响到他对待婚姻的态度,所以才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。朱立诚曾经无数次地扪心自问,自己何德何能,居然让一个美丽的女子如此垂青,宁愿背井离乡,离父别母,真的是连一片云彩都没有留下。

郑诗珞在刚进腊月门的时候,就打电话过来说,今年过年的时候,她的父母想到宁丰来。朱立诚听后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,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他无法推脱,也不能推脱,他不能让两个女人同时为自己伤心。

到了腊月二十的时候,郑诗珞又打电话过来说,她后天就到泾都来,然后和朱立诚一起回宁丰。

听她话里的意思,这个年就不准备再回肥城了,因为她说郑相国和胡梅要回老家甘西省去过年,然后到初五的时候,直接从那边飞过来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过后,朱立诚的心态基本也调整过来了。既然欧阳慕青已经远走,谭艳芸那也没有任何问题,那还是快点把这婚事给办掉,毕竟老拖在这也不是一个事情。不但双方的父母等不及了,看郑诗珞的那架势,自己要是再不答应的话,她大有逼婚的意思了。

腊月二十一的时候,朱立诚特意去了一趟泯州,在城东的绿水花园小区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商品房,房产证上写的是谭艳芸的名字。

朱立诚办完这一切的时候,开着车来到了上次两人幽会的红叶宾馆,开好房间以后,才打了个电话给谭艳芸。

谭艳芸接到电话以后,很是开心,立即打了个车就奔泯州来了。

上车以后,才打了个电话给母亲,说去泯州有点事情,让她照顾好孩子。谭艳芸的母亲其实早就发现了她这段时间有点不对劲,不过她知道女儿不容易,也就睁只眼闭只眼,没有去深究什么。

当朱立诚把一串钥匙交到谭艳芸手上的时候,她愣住了。当搞清楚状况以后,她说什么也不愿意要这么贵重的礼物。

朱立诚好一番安慰、劝解都没用,最后不得不摆下脸来,谭艳芸这才收了下来。把钥匙放进包里的时候,谭艳芸感动不已,这个男人的表现,真的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谭艳芸和其发生关系,真的不是冲着钱财或者是职位,纯粹就是被吸引,再加上和丈夫之间的关系很差,所以下意识地想要寻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膀弯。正如她自己所说的,只要隔一段时间能和朱立诚相聚一次,她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在这个夜晚,朱立诚对投桃报李这个词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,谭艳芸充分发挥了她的主观能动性,把他侍候得舒服至极,美中不足的是,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,由于时间关系,没有来得及再入温柔乡。和上次一次,在临近泾都的路口,朱立诚把谭艳芸放了下来,让她自己打车回田塘镇。

朱立诚发现到市里以后,临近春节的时候,竟然没有在镇里忙碌,转念一想,也在情理之中。在镇上的时候,他是一把手,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,现在只是市政府的诸多副手之一,做好自己分管的工作以外,领导招呼的时候,才跟着出一下场,所以反而清闲了下来。

注:本站不支持浏览器自带阅读模式

一路高升最新章节阅读地址:http://www.lelebook.cc/Novel/653/Chapter.html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1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