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> 都市社会 >>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
第五百二十七章 阴谋的实施者亲临
作者:有辱斯文
    啪!冷面男重重地拍击着桌面:"你这是什么态度!什么叫我们制造证据!都到了这个程度,你还敢抵赖!我告诉你,你的问题你不管交不交待,你都是死路一条!"

    笑面虎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,语气和缓地说:"当然,如果我们没有证据,也不会问你这方面的问题。我还是那句话,有些东西你自己交代,要比我们查出来的好很多,如果要我们往出深挖,那罪行可就是罄竹难书了。"

    我疲倦地眯着眼睛:"强奸犯人这么大的屎盆子都扣我脑袋上了,你们还有什么不能栽赃的?"

    冷面男又怒不可遏地站立起来:"都到了这个程度还死赖着不认,还跟他废什么话,我让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,这是你在女子监狱里的三名管教组长的供认书!她们已经承认和你多次发生过性行为,并且在你的指使下对ab两个监区的犯人进行索贿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索贿金额高达一亿七千万,其中有一亿六千万全部流向了你的腰包!"

    果然!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我承认这巨额的非法收入,来替韩为先顶这个超大的黑锅!这才是韩为先陷害我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"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,也没有和任何人有过勾结,你们说她们在我的胁迫下,替我索取贿赂。但只凭她们的一面之词,就可以给我定罪吗?我贪来的钱哪里去了,你们总得有物证吧!"

    笑面虎从容地笑着说:"这四位管教组长,有三个人肚子里怀着你的骨血,这算不算证据?职务犯罪中用性关系来胁迫他人为你谋取暴利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,也是确实存在的。我们不想在对你多费口舌,就算我们现在将你的案子移交到检察院,就凭着你强奸犯人,这四份对你不利的人证口供,一样也可以给你定罪。"

    我的头脑陷入到眩晕和混乱中,他们对我的口诛笔伐似乎已经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但我永远不会承认这子虚乌有的罪证。想想那个男人在黑暗中发出得意的笑声,他想用各种计谋来把我变成他的替罪羔羊,就算今天我豁出一条命来,也要让他的计划落空。

    我紧守着心中的那份执着,任何的诋毁和污蔑都无法改变我的意志。

    我把头高高抬起,目光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,半墙上的强烈灯光使得屋顶显得有些昏暗,我从这昏暗中看到了雯雯的侧脸轮廓,她迷离的双眼带着一丝清冷,那长长的睫毛看上去是那样迷人,罕见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浮现出来,好像是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她在等着我去向她忏悔,我的希望依然存在。即使所有人都在污蔑我,叫嚷着要我下地狱,我都要咬紧牙关,永远不向他们妥协。

    冷面男阴冷的声音唤醒了我的迷蒙:"怎么样?你想好了没有,你强奸了六个犯人,已经是罪无可恕,倒不如把贪污的罪行给招认出来,你就算是再抵赖也不起作用的。"

    我靠在椅子上,冷冷地摇了摇头,依然是那一句话:"我没有做那些事情,我也不会承认,不管你们把我送到哪里去,我都是这么说。"

    冷面男无奈地耸了耸肩,扭头去看身边的领导,笑面虎也低头嗯了一声,在桌面上搓着自己的双手说:"先休息一下,我们出去。"

    他们走到外面的走廊里,相互小声地说着话,像是在商量什么东西。我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,知道自己很难摆脱指控,对方的计谋实在是太过阴毒,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扛到底。

    越是在最绝望的时候,越是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又来了三四个人,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对我有太大的刺激,他低哑沉郁的嗓音让我瞬间像是浸在了冷水中。

    这是韩为先。

    我戴着的手铐突然抽紧,双手的拳头捏得咯嘣作响,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关。看守的法警看到我的异状,连忙紧张地喝止:"干什么!你给我放规矩点。"

    他们说话声音的大小很正常,丝毫不惧别人听了去,可能这一层的走廊里都是他们的人。至于我,已经成为他们瓮中的鳖,无论听到什么都不会对局面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那两人向韩为先汇报情况说:"他很死硬,就是不肯招认,我们用了很多办法都不肯松口。现在已经是六点半了,再过一个半小时,科室人员就都会来上班,到时候人多嘴杂不好办,要不今天就这样,我们明天早上接着来,我就不相信这家伙不松口。"

    "不。"韩为先话语强硬地说:"我今天就要结果,等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出变故。你们的方法不管用,那就只能按照我的方法来,我要和他谈话。"

    "这个恐怕不行,韩先生。"这是冷面男的声音:"你不是公职人员,你要是加入进来,那就变成私刑逼供了。"

    韩为先的声音突然下降了几个分贝,音调却包含了些冷意:"范科长,去年你提干的时候,是谁把一整条的香烟里全换成了钞票帮你送礼,没有这整整一香烟的钞票,轮资排辈你能当上这个科长吗?"

    冷面男嚅嗫支吾着说话:"韩先生,我们现在说的是审问的事情,你提别的事情干什么?"

    "我只是要警告你,我给你的每一笔钱那都是投资,这些投资总有一天我是要收回的。"

    笑面虎上来打圆场:"韩兄弟,别生气,我知道您为了今天准备了很长时间,所以今天早上我和范科长全力配合你,你说怎么弄咱就怎么弄。"

    韩为先:"把你的这些闲杂人等全部请走,只留下你们两个在这里。"

    站在审讯室门口的法警被领导叫了出去,换进来的是两个留着小胡子,眼神凶厉的法警,我随意一看,就从他们的手臂和脖颈上看见斑驳的刺青,这是韩为先手下的打手。

    这层楼里所有的法警都被司法局领导清离了现场,很明显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他们要刑讯逼供吗?是用老虎钳子拔我的手指甲,还是用老虎凳扳我的腿?

    我巴不得这些人使出上刑手段,我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将成为我日后翻案的证据。

    但愿韩为先的智商真的有这么低。

    身穿着米黄色西服的韩为先施施然地走了进来,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眼睛的瞳孔中却闪烁着兴奋。

    他绕着我坐的椅子转了一圈打量着我,从喉咙发出嗬嗬的笑声。

    韩为先端坐在我对面的审讯桌后面,把墙上筒灯的强光打开,我下意识地抬起铐着手铐的双手阻挡光线。

    那两位司法局的领导没有进来,好像是在门外观望。

    他留着很精神的短发根根笔直,面容也很俊朗,下巴上的那道青色胡茬给他成熟男人的气度增色不少。怪不得郑伊涵那么漂亮的美女都肯对他死心塌地,这人在颜值上是占很大便宜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这个人的时候,是在和孟灵参加的同学聚会上,他就那样不显山不露水地站在人群里,锋芒内藏,很容易被人误认为与人为善的和事佬。

    殊不知,那个韩为先只是他双重人格中的另一面,真正充满恶念的韩为先此刻就坐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眼角闪烁着笑意对我说道:"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米粒。我一直对你有所耳闻,但无缘得见,今天总算是能面对面谈一谈。"

    "你这个人,我是很赞赏的,特别是你用空头的百分之三十股份,联合他人侵夺傅永盛的资产,最后能逼得他跳楼自杀。这一手玩得真的漂亮!就是换成我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一步。"

    我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将头扭到旁边说:"这事没什么可赞赏的,况且这不是我本来的目的,我只是想从他手中救一个即将被逼迫致死的女人。他不死,那个女人就会死。"

    "漂亮!说得真漂亮!这就是我不如你的地方。"他夸张地笑着朝我伸出了大拇指:"真正无耻的人最高超的地方,就是把龌龊的事情都能说得那么高尚,最后还能说服自己相信这是高尚的。"

    他自己哈哈哈地干笑了一阵,最后这笑点逐渐低落下来,连同他自己的情绪也变得低落,身体向后一靠斜倚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逐渐干涩阴冷,一个个字从牙齿里蹦出来:"我今天也要做一件无耻的事情,将来也可以把它说的很高尚。"

    我从容的躺靠在椅背上,望着眼前灼目的灯光,看着眼前志在必得的敌人,语调缓慢地说道:"我今天就在这里,就我这么一个烂人,你想从我嘴里撬出什么,想用什么手段,尽管使出来。"

注:本站不支持浏览器自带阅读模式

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最新章节阅读地址:http://www.lelebook.cc/Novel/546/Chapter.html

目 录 连载中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1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